快捷搜索:

幽冷冬夜赋霜寒

人生恍如梦,韶光流淌,不会为谁而停顿;人凡间,有许多的暗伤,也有许多的遗憾,可能凡间所有的握别,都有难以道尽的启事吧,不要怨恨任何人,也不要忏悔,自己曾经走过的路

(原创作者:吴宝震)

梦已远航,痛惜若掉,年轮的辗转,碾碎平和就绪妥帖,写在月光上的牵念,是无声的忧伤挫折时,在城北的稻田边、在无尽的荒凉里,在阡陌交错的沟壑里倘佯,让心有瞬间的平息,让心如淼淼的清潭回归静止夜垂垂地静下来了,然而心潮起伏的我,还在回忆,不该守候的念想,如音乐回荡在思绪里我还在这座古城里,怀念最标致的相遇,缘分早在纵横交错循环中,伴着霜染的时间,凄然的离别!回忆不堪重念,旧梦不宜重演,握别多数是苦楚悲伤,如寒梅落霜冰骨彻寒;年华已逝,统统的爱与恨,只不过是过往风烟,今夜谁还会还在意,我茫然流下的泪水,今夜我会在谁的梦里,聆听青鸟的歌唱……

伤痕累累,身受重创,躲在翰园无人的角落,看古碑文,悄悄的思念,跪拜曾经逝去的故事寒霜满地,荒凉了一地的芳菲,忘怀了光阴的流走,颓废了偷偷的等待,独余我一人在茫茫汴水畔打捞残殇每每太在乎一小我,就会掉去自我,经常太迫切一份情,就会损掉落庄严挥袖间、傍晚隐隐了晚霞最标致的风景,仿佛有一种凄然,嵌入骨髓的冷,源于最初的肉痛,又是那般太息不止,人在寥寂的时刻,情感最懦弱;心在孑立的时候,难以释怀的痛楚,最轻易迷掉自我翰墨再美,也终是一曲悲歌,若干的旧事、是拾不起的镜花水月,若干的等待终极是分袂,又有若干的深夜里掉眠是心疼

深宵人静,心绪茫然,鼓噪了一天的开封,此刻非常的宁静,全部天下都睡了,只有我睁着眼睛,在哭与笑之间来衬着凄惨,一颗千疮百孔的心,黑阴郁无人看到的悲哀,心绪跟着音乐让泪汩汩流淌,无处安顿的灵魂,流浪在清寂夜寒的幽冷中,在岁月的长河里,在黑阴郁寻寻觅觅,挥笔成伤,我把自己的碎词残章融进无尽的夜里,和暗中已成为一体,充彻标致的惆怅很多人,由于寥寂而错爱;但更多的人,由于错爱而寥寂平生曾经爱的猖狂,如今伤的爽朗;曩昔雾里看花,现在潸然泪下守着今夜,遥想未来,写了又删,删了又写,让自己觉得最委婉的翰墨,聚积成一篇篇古风散文,在尘世中赓续的上演!

青松未老,山水茫茫,回身的一顷刻,秋,摇荡着标致徐徐消掉,不觉又是一季冬寒时古韵城堡的绚丽,潇洒的风景,挥舞着我的情怀,每当傍晚的时刻、站在大年夜梁门的城墙上、追念了望,眼泪在无言中流掉无聊的时刻,我游走在西门大年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